宋胆 第6章 他看见

小说:宋胆 作者:憨皮拉朋丫 更新时间:2020-09-11 13:33:50 源网站:81中文网
  “自盘古开天,三皇定国,五帝开疆。凡国遇大事,男必在祀与戎泯躯祭国,即燹骨成丘,溢血江河,亦不可辱国之土,丧国之疆.....”

  赵维浅吟低唱,说着一段本不该从这混蛋口中说出的道理。

  应和崖山之悲怆,不由心生豪迈,声势渐隆。

  “士!披肝沥胆。”

  “将!寄身刀锋。”

  “帅!槊血满袖。”

  “王!利刃辉光。”

  说到此处,赵维以鼓槌为剑,斜指敌阵,近乎咆哮。

  “吾!”

  “不分老幼尊卑,不分先后贵贱!!”

  “必同心竭力,倾黄河之水,决东海之波,征胡虏之地,剿倭奴之穴,讨欺汝之寇,伐蛮夷之戮,遂苍海横流,儿立身无愧,任尸覆边野,唯....”

  “精、魂、可、依!”

  众人从宁王的呢喃低语听到振聋发聩,只觉耳边风声渐退,浪涛骤平,只那一段祭国檄文,响彻耳边。

  眉眼间,从呆滞到潮红,从哀戚到烈火熊熊。

  “哇!”赵昺一声低叹,“皇叔好有文采呀!”

  不自觉地将赵维的词句复述出声:

  “自....盘古开天,三皇定国,五帝开疆.....”

  甲板上的一众文武亦喃喃而起:“自.....盘古开天,天皇定国,五帝开疆...凡....国遇大事!!”

  渐渐的,被从海里捞上来的陆秀夫、殿前司指挥使苏刘义,还有越来越多的文臣武将、大宋兵卒,朗声高喝。

  “男!!必在祀与戎!泯躯祭国......”

  所有人,所有龙舟之上的宋人,沉步站上船头,陆秀夫与左右文武挽臂相协,因落海而狼狈的面容却生出一双如星晨般明亮的眸子。

  ......

  而背后,千万民船无不肃穆,目送龙舟直冲而去,耳边是那段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华夏檄文。

  这一刻,哀戚渐落,壮怀满胸,崖山海湾再无凄厉哀鸣,只余无衣古曲,应和汉魂之志,倾黄河之水,决东海之波。

  ......

  唯精魂可依!!

  他们似乎......

  似乎有些明白宁王之意,纵使结果并无改变,可不同的是心境。

  之前,那是绝望求死;现在,是慷慨赴难。

  民船之中,一条破旧渔舟混杂其中,严老汉一双老目瞪着氤氲天空,“老天爷,开眼吧!”

  呼.....

  似是苍天听到了这个老渔民的呼唤,风向无声一转,西北风骤然而起,宋军....顺风!

  严老汉目光一缩,“老天!!开眼了!海娃子,升帆!”

  霎时间,渔帆鼓荡,一叶轻舟突兀地从万千民船之中飞射而出,向着前方的大宋皇舟追随而去。

  ......

  华丽大船上老太监细目尖嗓,神情扭曲,和着《无衣》琴瑟与那龙舟上的“精魂可依”,目送官家直冲敌阵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......痛快!!”

  满头白毛更是在海风之中,乱舞乱泻。

  “真是痛快啊!”

  老太监挣扎坐起,癫狂地吩咐左右,“小崽子们,还不扬帆出阵,与官家同往!?哈哈哈哈......”

  铮!!

  琵琶之音更急,那妖媚妓子的白嫩小腿也更是刺眼。

  ......

  另一艘商船上。

  “后撤,快后撤!!”

  此时已是必死之局,沈福海本能的吆喝仆役调转船头,向后躲去。

  他万万没想到,皇舟不是突围,而是求死。

  却不想,“无量天尊!”

  船头老道与那一众弟子却是长身而起,高宣法号。

  沈福海一怔,“仙长这是......”

  只见老道士长眉慢挑,一对星眸凝望远方,说出一句:“沈大德,跳船逃命去吧!贫道要先行一步了。”

  与此同时,除了严老汉、老太监、商船道长,越来越多的大宋民船,乘风而起,寂静出阵。

  似一道道白练,划破阴沉海涛,一往无前。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赵维不是什么英雄,更没有卓然的领导能力,他只是一个永远也不肯低头的混混,只知道这一刻将死,但要死的痛快。

  所以,他义无反顾地选择向前,向前,再向前。

  龙舟就算不是战舰,可这么大一个海上堡垒撞上去也够你喝一壶的啊!死!老子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。

  咚!!

  咚咚!咚......

  战鼓再起。

  ......

  对面,文天祥隐约听着那震慑心神的皇船战鼓,笑了。

  长叹道:“这...就是大丈夫做人的道理啊!”

  “哼!”

  却不想,张弘范一声冷哼。

  对面的南人想拼命?可他却不这么想。

  在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看来,孤军冲杀而来的大宋皇船除了送死,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轻描淡写地下令,“轻舰十艘出阵,本帅要生擒南朝小皇帝!”

  大宋龙舟大是大,撞上也绝不好受。

  但在张弘范看来,它就没有撞上来的机会,只需轻舰十艘以钩锁困住便可。到时,南朝的小皇帝便是待宰羔羊。

  将令一下,左右各出五艘快舰,涨帆出阵。

  这些快舰个头不大,单从体量来说,根本比不过庞大的大宋龙舟。但是胜在灵活,根本不是笨重龙舟可比。

  大宋龙舟乃是仪仗之用,更多的是皇权象征。除了华美,就只剩下大了。箭楼弩炮、包铁撞头这些水战利器,一样都不具备。

  拿什么来和元军拼命?

  很快,如张弘范所料,元军快舰已经绕到了龙舟左右,飞矢流簧齐飞,宋舰损失惨重。

  随后,趁宋人伤兵减员之机,无数条飞索激射而出,勾上龙船。紧接着,快舰落锚,大宋龙船拖着十艘敌船在海面艰难停住。

  “哈哈哈!”看到龙船被擒,张弘范放声大笑,“也不知是哪个蠢材指挥出战,莽夫尔!”

  此时,大宋龙舟距离张弘范的旗舰只百丈之遥,放眼看去,已经依稀可见龙舟上的动静。

  文天祥立于元舰之上,老目眯成一条细线看着龙舟鼓楼前的两个身影,不由喃喃出声:“我天宋缺的就是莽夫啊!”

  讥笑看着张弘范,“也就是你说的,国胆!”

  张弘范一愣,他什么意思?

  不由凝聚目光,细看龙舟,只见......

  只见大元悍卒此时已经顺着钩锁攀上了宋船,两方战事更是进入到了刀刀见血的白刃战。

  而自鼓楼上下来的一个身影尤为醒目,那是一个少年。

  赤裸着胸膛,冲至水卒之中,跟他们一起拉紧帆绳,只求西北顺风能再给一点力,让龙船挣脱束缚。

  奈何无果。

  可他依然红着眼珠子,不肯放弃。夺过亲随手中的长刀,欲与登船元卒一决生死。

  那是个.....莽夫,不折不扣的莽夫!甚至是个不长脑子、一根筋到底的傻子。

  张弘范一眼就看出他不习战法,更无武艺在身,提刀只会乱砍。若不是有死士护卫,早就屈死船头不知多少回了。

  简直就是可笑、可悲、可怜。

  但是,正是这样一个莽夫似有着无尽的感染力,所过之处,那些早就失去斗志的龙舟守卒像是被点了疯穴,无不暴起反抗。连弱弱文臣都红了眼珠子,抱着元卒一同落海。致使本应速战速决的登船战,久久未平。

  这份至死顽抗的勇气,乃其生平仅见。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严老汉紧盯着龙船,官家在击鼓明志,混蛋宁王提刀入阵。

  老汉双瞳充血,“某终等到今日!”

  说着话,这憨厚老汉竟点燃了船头的火油干草,猛一回身将女婿和儿子踹下了海。

  随后向天长嚎!

  “彩娘!!!爹给你报仇来了......”

  呼....

  船头火势借风瞬起,眨眼之间将小小渔舟连同老汉吞没其中,如流星一般划过海面,瞄着一艘元军快舰的船腰撞了上去。

  ......

  赵维机械地挥舞着长刀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口。他只觉全身的力量在飞速流失,不知是累的,还是伤的。

  他知道时辰到了,但依旧没有半点萎靡。

  前世,他死的壮烈,不辱爷们儿之名。

  今生虽短,只若白驹一跃。但依旧死的壮烈,不辱爷们儿之名。

  挥舞长刀,心中祈祷:若有来世,且看在两世死的壮烈的份上,让我投个好人家吧!

  突然,一条火龙自龙船一侧飞掠而过,轰!!!一头撞向元舰,登时扬起漫天火光。

  赵维被震的双目一缩,龙船上厮杀的宋卒元兵亦是愣住。

  因为,火龙撞舰只是开端,随之而来的,是百艘、千艘大宋民船血浪排空一般向敌阵压来。

  震天的喊杀之声淹没了元兵的狂笑,亦淹没了兵卒厮杀的惨嚎。

  ......

  赵维呆立当场,怔怔地看着眼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幕绝死画卷。

  他看见,一个憨厚老汉怨毒地点燃小舟,撞向元舰。

  轻舟虽小,不沉巨舰,却烧断了钩锁。

  他看见,一艘商船飞扑而去,撞船的一刹那,几十个提剑道人飞射而出,几个腾跃就攀上敌舰。

  然后,那哪里是什么仙风道骨的出家人,分明就是修罗厉鬼来索命。

  长剑翻飞,一往无前,素雅道袍眨眼成了血衣。有的则是斩断数道钩锁,拼出最后一口气力,抱着元卒纵入海中。

  他看见......

  看见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太监怀抱宝箱,一边向敌舰上洒着金银珠宝,一边癫狂大笑。

  “蛮敌...甚贪,不输奴婢啊!哈哈哈哈哈,甚贪啊.......”

  那些元兵真如老太监讥讽那般,丢弃兵器,放开钩索,疯子一像争抢银钱。

  他看见......

  无数民船疯扑而至,无数张宋人的脸上都是绝死癫狂。

  他看见......

  天空放晴,有霞光落下,有如天堂之门照亮前路。

  他看见......

  困住龙船的元舰终不敌大宋的汪洋之舟,尽数伤沉。

  他看见......

  看见一节雪白的小腿在杀伐战场、血海怒涛之中从容吟唱,“岂曰无衣......与子同仇......”

  呲......

  不知是谁的鲜血泼洒在雪白上,有如寒梅点点,分外夺目。

  铮!!

  琴声,戛然而止。

  .....

  “哇!!!”赵昺的哭声猛然在传来。

  赵维暮然回首,他看见那孩子已然成了泪人儿,指着老太监的方向哽咽悲戚,“朕的马儿...........没了。”

  砰......高帆骤鼓。

  没了钩索束缚,龙舟猛然射出,向着百丈之外的元阵激射而去。

  “杀!”

  赵维红着眼眼,突兀地喊出一句,震的周遭一怔。

  然后......

  “杀!!!”龙舟之上杀声骤起。

  “杀!!!”二十万军民齐声呐喊,震天撼海。

  百丈之外,张弘范看着血人一般的宋卒,还有轰轰的喊杀之声,竟觉胆寒。

  眼睁睁地看着大宋龙舟率参差民船借风势之助,眨眼越过百丈距离,轰的一声撞在他的旗舰之上。

  ......

  赵维站在那里,他看见一船的元兵惊慌无措,有如刚刚的宋人。

  他看见血色浪涛倒卷而入,把破败的元舰拉向深渊。

  他看见,一个囚衣老者抱着桅杆放声狂笑,口中呼喊着他听不懂的怒嚎。

  “国、胆!!!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!!国胆啊!”

  赵维不由多看那老囚几眼,虽不知道是何人,但那双眸子......

  璀璨如星!

  ......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面包零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宋胆,宋胆最新章节,宋胆 81中文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