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路坦途 418 学医的好处

小说:医路坦途 作者:臧福生 更新时间:2020-10-29 18:40:21 源网站:81中文网
  张凡和邵华结束了你攻我防守,相互转换角色的一局后,张凡大脑就像一堆用过的纸尿裤一样,不能再挤了,再挤就只剩尿了。这个时候一般情况下,抽烟的男士往往会来一口神仙烟,比饭后烟都过瘾,渺渺青烟中,两眼发直,脑子里面全是宇宙是怎形成的这种空白的问题。

  男女之间,特别是夫妻,不管是床头恩爱,还是站在地上吵架,都是一个相当费神费力的运动,初看好像没啥动作,其实仔细想想,消耗绝对不次于拿大顶。

  就说吵架,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的两口子,往往都是一胖一瘦,胖的吵赢了,别看当时气的要死,可再一看对方被自己骂的口吐白沫,其实心里还是很暗爽的。

  然后就是一个越气越没胃口,身体想胖都胖不起来,而另外一个呢,把战场的胜利带进了饭碗,越吃越有劲,然后就成了所谓的喝口水都长肉,能不长肉吗,肾上腺发挥出了最大功效,不光心里爽,大脑也爽,为了延续下去这种快感,大脑变着法的让身体壮实起来,好释放更多的肾上腺,所以也就有了愈战愈勇的架势。

  而天天如战场的家庭,要是又遇上个旗鼓相当的对手。两口子绝对是干瘦干瘦的,消耗太大了,吃顿好的,门都没出呢,一顿翻天覆地的吵架,结果营养全部消耗完了。

  这还没完,晚上两口子躺在一个床上,相互不说话,好像装睡一样,其实都在数着肋把条盘算呢:我今天为啥没吵过?明天我要怎么吵,战术怎么安排!

  然后,最终的结果就是,迟早有一方要不胃癌,要不就是乳腺癌或者甲状腺癌。什么胃不好,什么喝酒吃药造成的。说实话,胃是内脏器官中最最皮实的器官了。

  这玩意连强酸都不怕。喝酒,是,的确也能让胃粘膜出血,可这种量级的饮酒,没把胃喝坏之前,肝脏早完蛋了。

  所以,这就是医学上讲的家庭环境的一个方面。消化科的医生经常会给患者说,要改善你的家庭环境和生活习性。这不是医生说让你去换个两百平的大房子,而是说别在吵架生气了,按时按顿的把三餐吃全乎了。

  好在张凡和邵华倒不至于这样,邵华偶尔耍个小脾气,张凡就立马装着无限理解的样子,要是外人惹邵华生气了,在邵华生气的时候,张凡绝对不会给邵华讲道理,说你应该怎么样怎么样,傻子才这样。

  张凡一般都会搬个板凳,倒杯茶,一边陪着邵华咒骂那个不知所谓的外人,一边喝着水,脑海里面顺带着打开一台手术,练练手。别看张凡婚前好像没谈过恋爱,可这个功能如同与生俱来一样,也就是当年穷了一点,不然真还不好说,张凡是不是会去当医生了。

  估计老天也防着这一手,让张凡在荷尔蒙旺盛的岁月里,长了一副六月天割麦子的脸不说,兜里还没钱。

  打了一个平手,张凡呆呆的靠在床头。可邵华这会不老实了。没开打的时候,邵华和所有的女性一样,左一个不要,右一个讨厌,明明知道要干什么,可就是要做一做象征性的抵抗。

  而张凡很配合的说着甜言蜜语,这就是章程,男女天性中带的章程和手续。除非是花钱的,或者强迫的。

  等结束以后,程序就反过来了。张凡就想静静,而邵华开始想动动了!一会摸摸张凡胸膛的肌肉,一会研究研究胸膛上的小豆豆按钮。还很好奇的问:你的小豆豆上面有个小眼眼啊,我看看另外一面有没有。

  邵华滑溜溜的终于让张凡入不得定了。

  “这玩意不能摸!”张凡的小豆豆都被邵华给捏红了。原本咖啡色。现在变得如同像是小樱桃晒足了阳光一样。

  “你就胡扯,那你为啥,为啥你摸我的!”

  “额,这能一样吗!”

  “怎么不一样了,这么小,还不让摸!”

  “傻妞,你尿憋了没地方上卫生间,难受不难受?这玩意和你尿急找不到卫生间是一个道理!”

  “嗯?”邵华一副,你别骗我的表情,小手都准备好了,要是张凡胡扯,她估计要给张凡揪大一点。

  其实,男人的茹腺就如人类的骶骨一样,说通俗点就是尾巴骨一样,是个蜕化的器官。这玩意是干嘛的,是分泌汁液的器官。但内在的各种管道已经蜕化的半开半不开了,就如年老失修的下水道一样。

  你说它通畅吧,小孩一泡尿就能四处冒水的渗漏出来,你说它不通畅吧,病变的时候,这玩意滴滴答答的能把内衣都给湿透了,就如哺乳期的孩子妈妈一样。

  女性的茹腺,通道发达,适当的刺激能让分泌旺盛。这就是催乳师的由来。

  而男性的就不是这样了。就如张凡说的那样,一刺激,一分泌,立马就如膀胱要炸马上要尿的人一样,相当的难受。当刺激后的男性茹腺其实也难受。

  难受怎么办,出又出不去,而且分泌的汁液到底是个什么玩意,谁都不好说。时间一长,就如放坏的牛奶一样,它开始变质,紧接着炎症下来就是癌症。

  女性乳腺癌,很残酷,一般要把双侧乳腺全给挖了,看起来特别特别残忍。这种手术结束后,胸部就如同被大碗抠过留下印子然后又被烙铁烙了一遍一样,白色变成了咖啡色收缩状。

  不过好在治愈率目前来说,算是很高的。

  可男性就不一样了,一旦确诊乳腺癌,活下来的几率极其的微小,往往都是钱花了,人也没了。

  所以,很多人,特别是有些年轻人,为了找刺激,让女友吮啊吮的,弄的茹腺肿的就如旺仔小馒头一样。来到医院,医生都怕了,一个劲的告知,再不要刺激它了,再不要刺激它了,你就让它安稳安静的当个小黄豆不行吗!

  因为刺激会导致茹腺发炎进而癌变,这几年有上涨的趋势,难道敏感点上移了?这不是唬人。

  张凡给邵华一说,邵华立马不敢拨弄了。毕竟都是吃母乳长大的,谁还没个……

  张凡和邵华的关系很好,很和谐。一是两人都是通情达理,胸怀宽广之人,二呢家庭收入方方面面都没有贫贱夫妻百事哀的事情,三呢主要是张凡功夫硬。

  这个方面张凡还很是自得的,毕竟医学不是白上的,人体不是白了解的。

  男人,大多数的男人,上来就如同饿极了的小猪一样,哐哧哐哧,几下结束,然后躺在那里如同死鱼一样,动都不动一下。

  其实,男性这方面就如喝白酒,上来几大口一下就让人颓了,就算酒量好,喝的猛了也会早早就吐的满地都是。

  而女性呢,其实就如喝黄酒,如古代人雅人一样,温酒偿梅,先从酸涩到朦胧,然后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,慢慢的到山还是山,水还是水,但鸟语花香的能持续很久。

  所以,很多男女不和谐。一个着急,一个性子慢,能和谐就怪了。

  不过这个怪不得华国男性,这得怪华国教育。

  比如张凡当年初中的时候,要上生理卫生,书也发了,生理结构也画在书上了。张凡他们在初中的时候,男生女生经常背着人看生物书里的人体生理这一节。

  熬啊熬的,终于到了期末了,该上这一节了。新生的就和留级生打听,到底这一节老师怎么讲的啊。真的不论学习好坏,不论是想考高中或者想混社会的。

  都挺好奇。

  张凡当年班级里就有个留级男生,他当时在教室的角落里是这么告诉张凡他们的:我去,这课可刺激了。老师上了课以后,一边讲一边脱衣服,然后慢慢的从上往下降,这里是啥,哪里是啥。

  一边说,一边稀溜溜的吸口水,估计小伙子当年是偷摸着看片片了。可当时张凡他们不知道啊。听的一帮小雏鸡都快起立敬礼了,因为当年的生物老师据说是哪个领导刚毕业没几年的千斤。

  穿着洋气,上身穿着一个红对勾,这种体恤只有大城市才有,淡蓝色的弹力牛仔裤,脚下宽口小红皮鞋,然后洁白的脚脖子上露着透明发光的丝袜!乖乖,这老师都是当年张凡他们梦中的女神。

  当年的那节课,全班男生上课前,期待的头如扬起的乌**,眼睛都是红的。

  结果,老师进门,把书往讲台桌上一扔,“这节课自学!”然后转身就走。

  你不知道,当时估计有人都哭了,不是其他原因,就因为他们爱学习,就因为留级生骗人!

  初中也就罢了,到了高中更严格。

  男女恋爱就不说了,学校老师如同山大王抢亲的一样,谁和谁要有眉来眼去的,一顿棒子打的……

  这还不算,当年铁船从金毛国传到了华国,当时小县城没电影院,可铁船的名气太大了,都说是旷世经典,而且还有一段肉丝还是青椒丝要给美女画落体画呢。

  张凡他们几个人就约着去看旷世经典,他们绝对不是专门去看画画的。然后几十号学生在一个夜黑风急的夜晚去了无证小黑屋,这个屋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录像厅,一块钱三部,过了凌晨想看啥有啥,当然了张凡他们一般也就最晚十点就要回家,因为晚自习的时间结束了。

  看啊看,真没啥意思,一个破船真没啥可看的,因为是枪片,时不时还会冒出一句华国南方话,艹你老母!

  终于等到了画画的这一幕,好巧不巧,就和每个学生年代一样,学校里都有一个凶神恶煞的教务处主任来了,带着体育老师拿着棒子和绳子,一脚踹开小黑屋的门。

  光线如同监狱的探查灯一样照射了进来,教务处主任没有看到电视里的画板,只看到白色的大腿,然后大吼一声,“敢看黄a色录像!全都抓起来。”

  这抓住要开除的,然后估计能被家长打死。

  一屋子的高中的初中的学生,原本都站立起来要敬礼了,结果一下被人吓的,估计有些孩子都吓出心理阴影来了。张凡当时一看不对,一把拽下黑布窗帘,朝着教务处主任扔了过去。

  其实,教务处主任也就吓唬吓唬学生,人还是好人一个。当黑色窗帘飞了过来的时候,他以为遇上了道上的大侠飞过来了。头一歪胳膊一抬,开启了防御模式,就在这一刻,张凡踹破了窗户,含糊的喊了一声,“跑!”

  然后一群学生,如受了惊的蝙蝠一样,嗖!嗖!嗖!的往外跳跃,然后教务处主任和体育老师拿着手电筒,如同联防上抓黄与赌的一样,“给我站住!再不站住,我可不轻饶,我都看到你们了。”

  抓贼抓脏,敢逃晚自习看录像的能是乖孩子吗,谁站住谁傻子。满街道如同山上被狗撵的兔子一样。

  学生跑,老师追,后面还跟着一个拿菜刀的胖老板,“兔崽子们,赔我的窗户,你看看给我踹成啥样了。我招谁惹谁了!”

  如此严防死守下的孩子们,长大以后能明白男女的事情吗?不能,所以这也是初恋最美好可终成眷属的没几个的缘故,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,不要费心费力的调校别人的老公!

  邵华和张凡又腻了一会,两人开始谈正事了。年轻夫妻大约都这样,不打架,论个高低深浅的,一般不容易谈正事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面包零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医路坦途,医路坦途最新章节,医路坦途 81中文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